第二章 刘荡

|

  韩灵儿虽然只是一个女子,但却有一身不弱的武艺,开命境二重的实力,虽然算不上高手,但修理这些流氓地痞还是轻而易举的。

  万物生灵之始,生命本源乃一粒光华,散发勃勃生机之力,修炼的本质在于不断地升华生命本源,壮大己身命源。

  天荒大陆上的所有修者都修命源,即生命本源,而开命境便是修炼的第一个大境界,共分为九重。修炼本是逆天而行,万物生灵最初,命源几乎处于完全沉寂的状态,溢散出来的生机之力,只能够维持正常的生命形态。而所谓的开命境,便是引入天地灵气,不断浇灌命源,激活命源,让命源内的生机喷薄出来。

  韩灵儿便做到了这一步,浑身散发出来的生机气息令得附近的难民窟都为之一亮,命源的强大,直接带来的好处便是,无论是自身的力量还是敏捷都远远超出普通人。

  黄峰这群地痞流氓只是没有激活命源的普通人罢了,哪里是韩灵儿的对手,怪叫一声后连滚带爬地跑了。

  想要激活命源,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办得到的,修炼一途,首先要的就是天赋,修炼天赋至关重要,是修炼的敲门砖,而能够拥有这块敲门砖的人却是不多。

  根据粗略统计,诺大的天荒大陆,人口基数高达数十亿,可是能够成功激活命源,成为一名修者的人口基数却仅有可怜的数十万而已,这可是千倍的差距。

  也就是说,一千个人当中,仅仅只有可怜的一个人可能成功激活命源,成为一名修者。由此可见,修炼的要求究竟有多么的苛刻,天赋,从来只降临在少数人的身上。

  ……

  韩灵儿修理黄峰这群地痞流氓的动静早就引得难民窟附近的人们过来围观,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了,黄峰这群流氓地痞平日间无恶不作,欺霸普通百姓,人们对他自然是恨极,当看到韩灵儿三下五除二地将这几人修理赶走,无不暗自称快,但却不敢大声表现出来,生怕被黄峰记恨,毕竟,可不是谁都像韩灵儿那般身怀武艺。

  黄峰临走前的叫嚣声很大,附近每个人都清楚地听到,顿时引得一阵窃窃私语,不少人都担忧地看着韩灵儿。

  “刘荡,那可是裴城刘家的少啊!”

  “据说刘荡可是裴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啊!跟黄峰是一个德性啊!哎,这下灵儿这丫头的麻烦大了啊!”

  “刘家,那可是修炼世家啊!财大势大啊!”

  “也无怪那刘荡看上了灵儿这丫头,这丫头长得确实水灵啊!被那刘荡看上了,说不定能就此飞黄腾达呢!”

  “你说的什么话,那刘荡是什么人谁不知道?灵儿这孩子要是真的嫁给那刘荡,能幸福吗?”

  ……

  附近的人们都眼神异样地看着韩灵儿,有人艳羡,有人同情。

  “大家都散去吧!”

  韩灵儿心底也是一沉,扫了一眼围观的人群,淡淡地说道,旋即转身便走入屋内。刘家的刘荡,她不止听闻过,更被调戏过,幸好她身怀武艺,又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刘荡才不敢做得太过分。

  “姐!”

  韩箫早已从床上坐起来,平日空洞的双眼内闪动着怒意与担忧,没想到那刘荡居然还死缠着不放,而且还让黄峰那痞子来放话。

  “哎!小箫,你怎么起来了?你刚醒,快躺下!”

  韩灵儿赶紧走过来扶住韩箫,略带责备地道。

  “姐!我们离开这里吧!”

  韩箫摇摇头,并没有躺下,他紧紧抿了抿嘴唇,迟疑地道。

  “怎么啦?放心,那几个地痞流氓已经被我赶走了,你不用担心!”

  韩灵儿展颜一笑,宠溺地摸着韩箫的头,道。

  “姐!我都听到了,刘家财大势大,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韩箫紧紧攥着拳头,担心地说道,他心里恨,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姐姐,这些年来,都是姐姐一个人面对各种困境的!

  刘荡是什么人?韩箫心里很清楚,若真是铁了心想要姐姐,那姐姐的下场可想而知。

  “小箫!别忘了姐姐可不是弱女子哦,那刘荡想要做什么,可没那么容易!哼!放心吧,一切有姐在呢!”

  韩灵儿神色微微一滞,旋即轻拍了韩箫的脑袋一下,自信地劝慰道。

  “姐!都怪我,没有能力保护你!”

  韩箫微微低下头,暗淡的星眸内涌动着愧意和无力,双手仅仅抓着床边。

  “傻弟弟!”

  韩灵儿轻轻将韩箫抱进怀里,轻声叹道,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栖身之地,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去呢?韩箫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根本受不起颠簸。

  ……

  怡红院,是裴城很有名的红尘会所,此时在一处阁楼上,五六个衣着暴露的姑娘正围着一个锦衣青年,青年的面相倒是英俊,但脸色却是略微有些苍白。

  “哎哟,刘公子,来一杯嘛!”

  青年怀中搂着的姑娘斟好一杯酒,嗲声嗲气地将酒送到前者嘴边。

  “嘿嘿…小美人儿,让少我摸一个,我就喝!”

  青年正是刘荡,他一脸坏笑地将手伸进姑娘胸内。

  “公子,你好坏哦!”

  姑娘轻轻推了推刘荡的胸膛,软腻腻的嗲声让刘荡浑身骨子都酥了,他一声大笑,将姑娘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哇!公子好厉害哦,奴家也要!”

  旁边的姑娘跟着附和道,一个个都要给刘荡斟酒。

  刘家可是裴城有名的修炼世家,这些红尘女子哪一个不是卯足劲儿地谄媚,巴不得将自己的身体送出去,若是让刘荡高兴了,说不定就是大大的赏赐,更甚者,说不定能够成为刘荡在外的情人呢!

  “刘少,刘少…”

  就在这时,阁楼外响起一个急促的喊声。

  “进来!”

  刘荡停下了手中的活儿,摆摆手,颇为不悦地道,旋即只见黄峰几个人一身狼狈地走进来。

  “你们怎么弄成这幅模样了?”

  刘荡有些惊讶地打量着鼻青脸肿的几人,笑道。

  “哎!刘少,还不是…”

  黄峰一脸的哭丧相,迟疑地扫了眼刘荡旁侧那些衣着暴露的姑娘们,喉咙忍不住滚动了两下。

  “你们都下去吧!”

  刘荡眼神微微一闪,挥挥手道,那些姑娘虽然有些埋怨,但还是不敢吭一声,乖乖地退下去了,那摇曳的身姿,看的黄峰那几个地痞流氓一阵眼馋,恨不能扑上去咬几口,他们可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碰过女人了。

  “说吧!”

  见姑娘们退了下去,刘荡淡淡地说道,嘴唇轻抿了一口手中的酒。

  “刘少!我们这还不是被那韩灵儿打的!那小妞可厉害了!我们几个都不是她的对手!”

  黄峰一脸委屈地道。

  “我的话你带到没有?”

  刘荡并不在意黄峰的委屈,问道,眼睛内有一抹炽热在涌动,自从见过韩灵儿后,他就再也无法忘记,恨不能立马得到那水灵的小妞。

  “说了说了…可是那韩灵儿根本不理会,还把我们打了一顿,刘少,说实话,就算是您摆出了身份,那韩灵儿也绝对不会屈服的,我们跟她打交道不是一次两次了,很清楚她的性格!”

  黄峰忙不迭地点头,回答道。

  “哼!在裴城,我刘荡想要的女人,还有得不到的?”

  刘荡冷哼一声,重重地将酒杯甩在地上,颇为生气地道,原以为,他让人去传话,摆出他的身份,许以荣华富贵,那个住在难民窟的小妞肯定会屈服,没想到居然将自己派去的人给打回来了。

  正如他所说,在裴城,他刘荡想要的女人,还没有得不到的。

  “刘少!难道您想强来?”

  被刘荡吓得哆嗦了一下的黄峰顿时双眼一亮,一脸淫笑,试探性地低声问道。

  “嘿嘿…你说呢?”

  刘荡挑了挑眉毛,淫笑道。

  “呃…刘少,请恕小人直言,那小妞毕竟是难民窟的,而且身怀武艺,刘少想要强来的话,恐怕没那么容易,她若是反抗的话,恐怕会把这件事情给闹大,那对于刘少您的名声…”

  黄峰一怔,旋即摸了摸下巴,道。

  “嗯…你说的有道理,软的她又不吃,硬的又不行,妈的,你给我想办法,本少爷一定要把那小妞给吃了!”

  刘荡点点头,有些焦躁的道,黄峰说的很有道理,那小妞武艺不弱,若是反抗,事情一闹大,传出去,说他刘家刘少强迫一个难民女子,那他的名声可就不好听了,恐怕他老爹到时候会把他给拆了!

  “嘿嘿…刘少勿急,小人有一计,包您得偿所愿…”

  黄峰屁颠屁颠地跑到刘荡身边,俯下身低笑连连,旋即在刘荡耳边小声讲述起来,而刘荡的眼神也越来越亮起来,嘴角挂着一抹阴险的淫笑。

  “你小子真下贱!”

  听完黄峰的计策,连刘荡都忍不住笑骂道。

  “嘿嘿…哪能呢!既然软的不行,咱还是得来硬的,到时候,就算她想反抗也不行了!”

  黄峰不以为然,恬不知耻地低笑道,一想到自己的计策,他就忍不住一阵兴奋,仿佛自己身临其境般。

  “好!就照你说的去办吧!”

  刘荡摸了摸下巴,满意地点点头,挥挥手道。

  “呃…刘少,那个…嘿嘿…兄弟几个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过了!刚才看您身旁的那几个小妞着实带劲儿啊!”

  黄峰眼珠子一转,急促地搓着双手,迟疑地低笑道,说到最后更是口干舌燥,一副急色相。

  “哈哈!去吧,随便玩,记我账上,玩爽了把这件事给我办好了!不得有误!”

  刘荡一脸了然地大笑道,颇为爽快地挥了挥大手,刘家财大气粗,玩几个姑娘,这都是小菜一碟。

  “嘿嘿…那就多谢刘少了!嘿嘿…”

  黄峰一脸激动,就差给刘荡跪下了,人性本贱,来形容黄峰这个地痞流氓再恰当不过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